新闻中心

无人机作战模糊了军民平战界线,冲击战争法理

行业资讯 2019-09-24 16:44

无人机作战运用难度小,不仅己方无人员伤亡之虞,又可降低使用无人机作战的决策门槛。即使在和平时期,也会把无人机作为首选作战手段而大量使用。因此,作为混合战争的重要作战样式,无人机作战将引发对传统战争法理伦理的挑战。

(一)模糊了军民界线

无人机操作难度小的特点,使得对操作人员的技能要求降低,出现平民化趋势。退役军人和地方人员经过简单培训即可参加作战,“全民皆兵”成为可能。无人机的功能特点和成本优势,也引起了非国家行为体的高度关注。由于商业或娱乐目的的小型无人机容易获得,且价格相对低廉,“伊斯兰国”等恐怖组织已用无人机携带简易爆炸装置发动恐怖袭击,并多次对中东地区的美国、俄罗斯、叙利亚正规军发动攻击。2018年8月4日,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出席庆祝活动时,反对派公然运用两架无人机携带C-4炸药对其实施暗杀,引起了委内瑞拉国内和国际社会的强烈震动。

(二)模糊了平战界线

无人机由后台遥控操作执行作战任务,不需要出动地面部队进入他国境内,从而形成没有参战的假象,模糊了作战与非作战界限,降低了引发战争的风险,利于决策者做出行动决定。近年来,美军利用无人机这一优势,多次隐蔽参与境外作战行动。

2011年,北约空袭利比亚,美国“全球鹰”曾执行战场侦察任务,由于参战无人机由远在美国本土空军基地的操作人员遥控,造成了美军没有直接参战的错觉,美军方承受的国内政治压力明显降低。美国还多次利用无人机进行越境侦察监视和火力打击,既达成了军事目的,又避免了战争争端。美国利用RQ-170隐身无人机对巴基斯坦、伊朗腹地进行了大量越境侦察活动,即使无人机被伊朗捕获,也未导致两国间的直接军事对抗。无人机具有的平战界线模糊性,使得弱国即使在和平时期也随时面临被侦察打击的威胁。

(三)滥用无人机冲击战争法理

目前,战争法对无人化作战规范还存在灰色地带。无人机误杀平民事故责任主体的判定、无人机越境作战是否构成侵略他国行为等问题,尚未形成定论。美国正是利用这一点,大打“擦边球”,滥用无人机。2013年5月,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防大学发表公开讲话时指出,采用常规军事手段进入他国领土打击恐怖分子的行动,会被认为是“领土入侵”,并暗示如果使用无人机越境打击,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,即不承认无人机的越境打击行为是侵略行为。

在反恐战争中,美国在阿富汗、巴基斯坦、也门和索马里等热点地区,先后执行了数百次“定点清除”任务,造成了上千名无辜平民的伤亡。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表明,每死于无人机的十人中,就有一个被误杀的平民。这种对无人机作战的滥用,实际上已经严重违背了必要原则、人道原则、区别原则、限制原则、比例原则和诚信原则等现代战争法主要原则。因此,迫切需要补充或修改完善战争法相关条款,对无人机作战运用作出严格限制。

文章转载于网络:侵删

无人机

上一篇:工业无人机航拍测绘时影响精度的因素
下一篇:无人机反制技术解析